恩佐2 婚姻是一种缘分,一种无言的默契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 11:17    浏览次数:


      和妻相识于一九八七年的穷冬。那一年,我还是个又穷又酸的中师生!

  岳父和我算是同乡,他是个老兵,抗美援朝后跟随王震将军的队列去了东北,一呆即是三十多年,那段艰苦、沧桑的日子让岳父放弃了回乡的奢望。直到退休后,他才再一次想起自己阔别多年的故乡和遗留在故乡的亲情。

  带着几十年魂牵梦绕的思念,岳父一家回到了他的桑梓。没想到,在家乡,他受到了所有新朋老友的盛情招待,这让老岳父的乡情加倍难以抹去,为了了却自己多年的思乡情,他和岳母执意想把自己非常小、也非常宠爱的女儿留在南京。岳父和舅舅是发小,通过舅舅的牵线搭桥,老人和爱妻都同时看中了我。我和妻同年同月出生,那一年,她刚刚高中毕业,而我还是一个没有走上事情岗位的穷学生。

  第一次见到妻,是在一个雪花飘飘的夜晚,我和舅舅、妻的姑姑一道去南京火车站接站,那晚,天空中撒着纷纷扬扬的雪花儿,犹如仙女散花,即使面对面也难以看清对方的相貌,不知为何,我竟然在人群中一眼就认出了她,我不晓得那是不是一见如故,但至少是似曾相识!初到江南的她对什么都感到新鲜,我们唱着《光脚走在田埂上》,玩遍了家乡的田野和水库,半年时间的交往后,她执意要我带她去南京游玩,路上,她提出先去看看南京长江大桥,她说那里曾经留下她小时候太多、太美的遐想,通过父亲的形貌、小学课本和文具盒,她早就对大桥有了多年的感情和憧憬。那全国午,我俩从南堡一直走到北堡,又从北堡一直走到南堡——恋爱的感觉真好,都希望其余人全部消失,世界唯属于自己和心爱已久的恋人。

  到了桥头,我俩都饿得饥肠辘辘,南桥头有家兰州拉面馆,我和妻不禁都停下了脚步,望着我,她试探着说:“我们去吃一碗拉面吧!我从没有吃过。”一看表面的价目表,我有些刹时间的迟疑,因为口袋里的钱实在不多,但还是笑呵呵地拽着她双双走了进去,我给她要了一碗非常贵的,而我自己的那碗非常便宜,这些细微的变化,妻早就看在心里。谁晓得,我在内部还没有吃完的时候,她曾经出来悄悄把钱付了。

  作为一个男生,我有些欠好意思,她即刻看出我的尴尬,连说“没事!没事!不要多想!”以后只要和她一起出门,她就悄悄放一些钱在我的钱包里,走到哪儿都让我付账,直到二十多年后的今天,她的这个习惯也没有改变。婚后,只管我的工资和奖金全额上交,可我钱包里钱的数量却始终在有增无减。

  吃了那碗面,我好像一下子就铁定了心,认定她即是我这一辈子永远相伴的人!因为我曾在一本书上看过,一个女孩子,如果在恋爱时候就能够处处真正为心仪的男朋友着想,并做到极好地保存他的自尊心,他们婚后的生活一定短长常甜蜜的,不管遇到什么艰难险阻,他们的婚姻都会牢不可破。妻即是这样的细心人和有心人!

  婚姻是一种缘分,婚姻还是一种无言的默契。林语堂和廖翠凤婚后商量说:“结婚证书只有在离婚时才有用,我们烧掉它吧,今后用不着它的。”于是,一根火柴将结婚证书烧掉了,今后俩人公然恩恩爱爱地相守了平生。他俩眼中的美满很简单,一是每日睡在自家的床上;二是经常吃父母做的饭菜;三是倾听爱人给你说情话;四是不忘跟孩子做游戏。

  其实,改变或者决定一个人的意念,偶然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,也许即是一个毫不起眼的恩惠,就像爱妻悄悄付账的那碗牛肉拉面。时至今日,对于那碗特殊又难以忘却的拉面,我都万分的感激和眷念!每每想起那碗非同一般的面,我总是轻轻地哼着小曲,仿佛又回到恋爱时那快乐、无愁的韶光。妻的别具匠心、妻的深情厚谊、妻的知书达理,直到今天都让我感动和心跳!

 

恩佐2

咨询热线

4008-888-888

 在线咨询  在线预约
TOP